首页 > 电视盒子 > 网络机顶盒怎么用 > 电视剧《三凤求凰》分集剧情介绍(1-30全集)大结局

电视剧《三凤求凰》分集剧情介绍(1-30全集)大结局

2014-11-15    
字号:T|T
三凤求凰第1集剧情介绍

那边炮竹震天,新郎杜云山(钱永辰饰)领着一队迎亲队伍喜气洋洋地往刘家去,这边刘家的大小姐,新娘琦真(马雅舒饰)却是泪眼婆娑的无奈出嫁,她爱的不是他。

赵安华(刘恺威饰)终于调制出了御用香油,就在他的心上人琦真出嫁的这天,他冲进了杜家,打断了正在拜堂的新人,当着众人带走了琦真。安华和琦真回到刘家,却不被刘母(刘芳饰)认可,刘母送琦真回杜家,希望杜家能接受琦真,杜母(朱亚英饰)难息心中怒气,要琦真给杜家洗门风。

安华不忍心琦真受苦,跑去向杜家求情,云山被安华的真情感动,同意让琦真和安华走,只要安华许诺一辈子对琦真好。痞子富振嘉(谢祖武饰)在街头被兰姨(刘洁饰)和打手们追,打翻了正在卖香油的安华和琦真的担子,被薛家的程叔闻到了御用香油特有的香味,而薛家油坊恰恰因为与商家的约定,正在寻找御用香油。

薛母(刘雪华饰)希望把家业托付给独子传宗(廖伟饰),传宗却染上了抽大烟的恶习,正当她愤怒之时,程叔传来找到御用香油的好消息,只是仍不知是谁酿出。刘母接受了安华,在家摆酒冰释前嫌,振嘉为了报复安华琦真,带着火把到刘家偷鸡,结果被琦真发现,振嘉匆忙逃跑中意外将火把点燃稻草,引发火灾,刘母为救安华身亡,临终前将琦真托付给安华。


三凤求凰第2集剧情介绍

刘家在大火中毁于一旦,安华向琦真许下一个未来。云山告诉安华,如果他们不在百日内完婚就要再等三年,愿意资助他们早日完婚。安华婉拒了云山,坚持要靠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园,给琦真一个新家。为了赚钱,琦真到豆腐坊打工,安华则去城里找工作,却屡屡碰壁。薛秀妍(刘璐珈饰)在程叔的带领下寻找卖御用香油的年轻人,安华得知后前去薛家。薛家要安华传授制作香油的方法,被安华拒绝,于是转而邀请安华来薛家油坊做大师傅,安华提出高薪,薛家同意。

薛母礼遇安华,秀妍和传宗不解,薛母解释说为的是留住安华,因为他制作御用香油的好手艺。安华带着薛母给的一百块零花想回家告诉琦真这个好消息,却被传宗怀疑他偷窃给拦住了,引发一场争执。琦真得知安华找到这份好差事又高兴又担心,安华许诺要赶在百日内迎娶琦真还买了一块玉佩送给琦真做信物。琦真与秀妍在寺庙中求签时巧遇,俩人向菩萨许愿,竟然求到了同一支签,她们因此相识还互相安慰,殊不知她俩求的正是同一个人,可谓命运的捉弄,造化弄人。兰姨又找上富振嘉要他还钱,振嘉痞性不改,远远的看到了正在买豆腐的琦真,便心生一计,设局让琦真撞坏兰姨的玉镯,并声称玉镯价值五百块,逼迫无钱赔偿的琦真去兰姨的春风楼工作抵债,实际则是将琦真卖给了兰姨。


三凤求凰第3集剧情介绍

传宗为捞油水进了一批受潮的芝麻被秀妍抓到,薛母大怒,训斥传宗,安华便向薛母推荐到杜记粮行进货。云山得知安华到薛家油坊工作,想向琦真报喜,哪知琦真已经一天一夜没回豆腐坊,云山在寻找琦真的路上遇见振嘉,振嘉以告知琦真的下落为由敲诈云山。琦真在春风楼里抵死不从,云山寻来希望帮琦真赎身,兰姨见势提价,向云山提出要一千块方能赎走琦真。云山回家向父母求助,杜父杜母听说是要救让他们丢尽颜面的刘琦真自然是不同意,云山亲自送货到薛家,借要感谢安华之名见到安华,告知他琦真被卖到了春风楼。安华心急如焚,火速跑到了春风楼,却被打手们打了出来,兰姨坚持要一千块才能赎出琦真。安华手足无措,秀妍关心询问,知道了他的心事。秀妍想替他向薛母求助,薛母却抢先一步跟她提出因为赵安华那一手难得的好手艺,希望把他留在家里,做薛家的女婿。

振嘉虽然是个痞子,但也良心不安自己做的这一桩坏事,他溜进春风楼想救出琦真,却被兰姨抓了个正着。云山也在急着为琦真筹钱,借着父母要给他说一门亲事的由头,他以一千块做交换,杜父杜母只好同意。薛母以一千块为条件,要安华入赘薛家,安华为了救琦真出火海,只能忍痛答应。安华到春风楼赎出琦真,告诉琦真那笔钱是向薛家借来的。


三凤求凰第4集剧情介绍

安华用一千块钱赎出琦真,却骗琦真说为了这一千块钱,他只是需要到薛家香油坊工作十个月来偿还。可怜的琦真相信了他善意的谎话,每天努力的卖着豆腐,希望多挣一点钱让安华早日回来。安华却用剩下的时间安排着琦真以后的生活,他暗暗把琦真托付给云山,云山不解,而坚持要云山照顾琦真,云山为自己把琦真让给这么爱她的男人而欣慰,也应允一定全力照顾好琦真。为了安顿好琦真将来的生活,安华为她修了房子、做了饭,在心里和她告别,要她开开心心过日子,而被蒙在鼓里的琦真还等着安华十个月之后回来过以后的日子。

传宗不相信安华会回来,而是个骗了钱就走的骗子,薛母也有些动摇,秀妍却坚定的相信着安华,果然,赵安华依约回到薛家入赘,不过要求不改姓薛并且和秀妍孩子也要姓赵,薛母妥协,只要求第一个男丁姓薛。传宗对安华一直充满怀疑,最后抓住他脖子上的玉坠追问不休,秀妍表示不在乎安华的过去而愿意和他携手未来。薛母也让传宗不准再问。秀妍对安华一片真心,甚至去说服母亲让自己嫁入赵家而不是安华入赘,薛母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深思熟虑:怕安华力量强大后自起炉灶,薛家香油坊传承不下去。琦真在家里缝嫁衣、卖豆腐,忠心耿耿的等着安华回来,却从振嘉那里知道了安华入赘薛家的消息。


三凤求凰第5集剧情介绍

琦真不信振嘉的话,振嘉却又信誓旦旦的说得有鼻子有眼,琦真将信将疑,最终决定请假去青桐找安华问问清楚。青桐薛家正在准备婚礼,秀妍到街上买镶金的玉钗,薛母差人把新郎的礼服送到安华住的客栈,这时候琦真来了,发现安华不在薛家。琦真按下人说的找到客栈,坚持要安华亲口承认她才肯相信,见到安华,琦真要安华和自己回家,安华不肯,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,为了让琦真接受这个事实,安华还骗她说是因为自己贪图荣华富贵所以要留下,琦真不相信,要安华好好想想,安华忍痛说他们已经结束了。琦真从客栈出来碰上秀妍,两人相认,琦真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秀妍,听完她的诉苦,秀妍安慰了琦真,并要和她一起去找那个男人理论,琦真不同意,两个人颇有些惺惺相惜,互生怜悯;第二天一早琦真又到客栈要安华回头,安华念在薛家的恩情,仍然狠心拒绝了她。

琦真发誓,要把安华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,一千倍一万倍的还给他!新婚之夜,安华酩酊大醉,琦真则遇上振嘉,和振嘉酒楼喝酒,琦真一怒之下,为了报复安华,她头脑发热下定决心嫁给振嘉。起先振嘉以为琦真只是说气话,一再跟琦真确认,原来琦真真的愿意嫁给振嘉!振嘉得意洋洋的带着琦真在市集宣布婚事,众人都劝琦真不能嫁给他,云山路过,听到噩耗大为震惊,方知安华入赘薛家的事情。

三凤求凰第6集剧情介绍
薛母叮嘱安华以后要警惕自己的一言一行,不可有任何流言蜚语,并把油坊暂时交给安华打理,传宗很生气,薛母承诺只是暂时交由安华,只要他用心好好学。

薛母让安华带着秀妍回乡拜祭师母,他们刚离开,杜云山就带着棍子上门了,在云山愤愤不平的诉说中,薛母才知道安华家里果真有个未婚妻,她要求自己处理这件事,云山不肯。安华带秀妍拜祭完毕,借口说要去看个朋友,转道去看琦真,却被余大婶打了出来,他这才得知琦真要嫁给振嘉的消息。振嘉带琦真回家,琦真这才知道振嘉是家徒四壁,但也不好反悔,只好硬着头皮同意嫁给振嘉,振嘉十分高兴。

秀妍在茶馆等安华回来,却碰见心灰意冷的琦真,她安抚了琦真,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是琦真口中那个负心的人,秀妍请琦真留下来和她一起等新婚的丈夫回来,琦真不想破坏他们新婚的喜悦气氛,于是告辞,又一次错过和安华相遇的机会。琦真和安华终于在刘家碰面了,安华请求琦真不要嫁给振嘉,被琦真拒绝,要他把心思花在薛家大小姐身上,并以自己即将成亲为由要安华走。振嘉正在和邻居们吹牛,安华找了过来,打了他一顿,要他不要害琦真,振嘉坚决不肯。安华又碰上云山,他请求云山救救琦真。云山去劝说琦真,琦真却铁了心要嫁给振嘉,她要求振嘉,结婚可以,但是要请来安华参加她的婚礼。

三凤求凰第7集剧情介绍

琦真告诉振嘉,如果安华不来参加婚礼就取消婚约,振嘉只好去请安华,也想借机挫挫他的锐气。安华怒斥振嘉无耻,振嘉却说他是五十步笑一百步,两个人彼此彼此,而且是琦真希望得到师兄的祝福她才会这样做。

云山夜里来找振嘉,希望他能够退婚,说琦真是利用振嘉和安华赌气,并愿意给他五百块钱,但是振嘉拒绝了,声称自己就是再混蛋也不会卖老婆。第二天,振嘉带着背架来迎亲,云山也出现阻挠,要琦真想清楚,这一嫁就回不了头了!但是琦真却坚称自己无怨无悔。秀妍看出安华有心事,却不知他为何烦恼,第二天,安华从薛家柜上支了五百块钱,现身婚礼,以师兄的名义要琦真跟他回家,琦真拒绝,说自己已经没有家了,并要安华上座,说有安华的祝福她的婚姻就会幸福美满。安华无奈,最后只能把五百块钱给了振嘉,要他对琦真好一点。秀妍在家中知道了一切,向薛母哭诉,薛母以自己经历过的事劝她要坚持下去,不要轻言放弃,并告诉她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。安华喝得醉醺醺的回来,薛母却好言安抚他,并且婉转的教训了他,安华向她承认了错误,薛母说自己不用道歉,他该要道歉的人是秀妍,而秀妍也装做什么都不知道,安华酒醒后,秀妍送来醒酒汤,安华主动对秀妍坦陈了一切,秀妍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


三凤求凰第8集剧情介绍

安华对自己伤害秀妍感到十分抱歉,并答应秀妍自己会跟过去一刀两断,专心专意的做薛家的女婿。振嘉找工作都狮子大开口,没有老板愿意请他工作,只能由琦真在街头卖草席来维持生计,琦真倍觉凄苦,但还是决定把这条不归路走下去。

云山心里仍想着琦真, 梦瑶为他不平,不知情的父母向云山提出去颜家下聘,心灰意冷的云山只能答应下来,而自小暗恋云山的梦瑶听到这个消息,暗示父亲孙账房出面阻止,但孙账房毕竟是下人,阻拦无果。梦瑶不顾父亲的反对,决定向云山表白,一心想当凤凰的梦瑶在溪边偶遇传宗,传宗被梦瑶的泼辣打动,对梦瑶一见钟情。传宗回家告诉薛母自己进了一批芝麻还遇见了一位心仪的姑娘,方想起自己不知这位姑娘是谁。饭桌上,振嘉以是自己喝琦真结婚,理因礼金也各自一半为由又打起安华礼金的主意,被琦真坚决拦下,她要让安华一辈子不安心。油坊运货到码头的车坏了,秀妍为了救急,提出亲自押送,不想在郊野遇到抢劫,还好在紧急关头,安华赶到,秀妍转危为安,可不想,他们又遭到尾随而来的振嘉敲诈,秀妍为了平息事态,只得同意。

可振嘉没有珍惜这些赏钱,转头就在赌场里输了个精光。秀妍平安回家后,秀妍向安华表示很感动安华能搏命救自己,而来探望姐姐的传宗却毫不领情。

三凤求凰第9集剧情介绍

振嘉添油加醋的告诉琦真安华受伤的消息以故意惹怒她,却没有发现自己心底已慢慢喜欢上琦真。经过抢劫风波,秀妍和安华的感情更进一步,秀妍很安慰地感觉到安华对薛家的关切和付出,而安华面对善良的秀妍,也暗下决心要珍惜眼前的幸福,彻底忘掉与琦真的感情。在振嘉不断的刺激下,琦真决定与安华做个了结,她带着振嘉敲诈来的钱来到油坊还给安华,忍不住激动指责安华贪图富贵而入赘薛家,安华心痛地看着琦真却无能为力。

琦真与秀妍在街上相遇,琦真向秀妍倾诉自己的痛苦,她们彼此交换了名字,但是却仍然不知道彼此身份和微妙的关系。振嘉洗衣服遇见梦瑶,两人产生口角,被传宗撞见,传宗从振嘉口中得知梦瑶的姓名身份。传宗派喜婆上杜家向梦瑶提亲, 梦瑶父亲孙账房,云山都一致反对将梦瑶嫁给“大烟鬼”名声在外的传宗。梦瑶终于找到机会向云山表白,云山委婉拒绝,并表示自己一直把梦瑶当妹妹。传宗得知自己向梦瑶提亲被拒,决意洗心革面,好好学习制作香油的方法和经营薛家的生意。孙账房和程叔喝茶遇上冯豹,三人一齐入了赌坊。传宗情绪不佳,向安华发泄,咬定安华入赘后家里一切都变了,更称安华是“买来的男人”,此时秀妍出现了。

三凤求凰第10集剧情介绍

传宗不肯向安华道歉,秀妍给了传宗一个耳光,令传宗很是伤心,因为姐姐从来没有打过他。安华为秀妍鸣不平,传宗却不领情。秀妍知道传宗的问题出在哪里,希望他结婚了就会明白,秀妍记起安华和杜家有交情,便向薛母提议让安华出面,薛母知道杜家和安华的过结,委婉否定了秀妍的提议,要她别操心,早点生孩子才是。

安华找到卖草席的琦真,希望跟琦真解释清楚,琦真却对安华冷嘲热讽,要他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。振嘉抢过安华给琦真过日子的钱要去花销,琦真争夺不过来,安华出言喝止,琦真却站到了振嘉的一边。冯豹来找振嘉,要他帮忙讨债,赚点工钱。振嘉一口应允,不想讨债的地方竟然是杜家,原来欠债的人是孙账房。振嘉不想让云山知道自己以此谋生,用计约的孙账房相见。正要对孙账房下手时,被梦瑶发现了,询问之下才知道父亲欠下了300块的赌债。振嘉答应给三天时间让他们筹钱。拿到第一笔赏钱,振嘉很得意的忍住赌瘾,拿回家给琦真看,哪知琦真一点也不稀罕。那边原来孙账房欠债之事是被薛母设计,梦瑶碍于面子,也不愿意父亲将此事求助于杜家夫妇,喜娘带话又来提亲,提出帮孙账房还账当作梦瑶的聘金。梦瑶仍是不肯。孙账房找到振嘉,希望他高抬贵手,振嘉说出讨债的实际是薛家,梦瑶这才知道是中了薛家的圈套。

三凤求凰第11集剧情介绍

大夫诊断琦真晕倒的原因是怀孕了,振嘉高兴得手舞足蹈,琦真来到刘母的坟上,许下心愿,要让赵安华一辈子痛不欲生。琦真决定和振嘉一起搬去青桐住。

梦瑶就要出嫁了,薛家和杜家都在忙碌这,梦瑶把云山约到了一座小庙,希望云山能满足她最后一个心愿,陪陪她。梦瑶依然幻想云山是喜欢她的,云山又一次的拒绝了他。梦瑶向安华哭诉,安华这才知道传宗要过门的媳妇真正爱的人居然是云山!安华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告诉秀妍,最后还是没有开口,秀妍送衣服给传宗,发现他又在抽大烟,传宗许诺,再也不抽了!振嘉认为琦真要搬去青桐事有蹊跷,坚决不肯搬,琦真不理他,自己走了,振嘉一想到未来只剩自己一个人,马上放下尊严,追琦真去了。梦瑶要出嫁了,孙账房心疼女儿,告诉她若是不想嫁就不嫁了,云山送来厚礼,梦瑶赌气要嫁!花轿到薛家门口,梦瑶竟然不肯下轿!后来还故意踢翻火盆,触霉头。薛母拒绝要这样的媳妇,让程叔准备回头轿,送梦瑶回去。

路上遇到正在找房子的振嘉和琦真,琦真暗想,薛家一再作恶多端,总有一天,一定会有报应的!梦瑶得意于自己的诡异,哪知薛家不光要他们把聘金全数退还,还得另加一倍洗门风的钱!那边传宗嚷着还是要娶梦瑶,薛母道出实情,她早看出了梦瑶的诡计,就是要挫挫她的锐气!


三凤求凰第12集剧情介绍

薛母让梦瑶折腾了一天才可以拜堂,梦瑶发誓将来会把这一切羞辱讨回来。梦瑶在新房里向传宗哭诉自己受的委屈,传宗心疼她,向她许下誓言会对她一辈子都好。

安华发现琦真竟然在给薛家油坊运空瓶子,求她不要这样折磨自己。第二天,琦真发现自己的工作没了。振嘉酒后吐真心,琦真方知道振嘉对她用情如此之深。传宗为了梦瑶努力工作,让秀妍和安华都感到意外和高兴,梦瑶来给传宗送补品,却因为女人不适宜进油坊的事和安华产生矛盾,闹得不愉快。传宗劝梦瑶不要生气了,梦瑶却在挑拨传宗和家里的关系,说是大姐她担心,万一有一天传宗接管了薛家的事业,那她跟姐夫在这个家的地位就一定不保,所以大姐不想让他出头。梦瑶要传宗把经营大权拿在手里。

传宗受梦瑶的指使去讨好薛母,被薛母识破梦瑶想争大权,薛母指出梦瑶野心太大,要凉她一阵子。哪知传宗把话传给梦瑶听,梦瑶更是心中暗暗与薛母较上了劲。安华心疼琦真怀孕还要卖豆腐脑,想要将豆腐脑全都买下,琦真人穷志不穷,不屑收安华的钱。安华感受到压力,晚上睡觉也心事重重,被秀妍察觉到异样。秀妍怀孕了,梦瑶却担心起自己将来的地位。安华意识到自己不仅是个丈夫,还是个父亲了,秀妍跟孩子才是他肩上该担负起的责任,不该再三心二意了…


三凤求凰第13集剧情介绍

秀妍在准备给自己肚里孩子的衣服,意外看到也大着肚子的琦真在卖豆腐,秀妍心疼她即将临盆还要出来赚钱,将自己准备的小孩子的东西都送与琦真,还买下了她一担子的豆腐脑。秀妍带着豆腐脑和布料去找安华,不想竟被车撞了!经过医生的抢救,秀妍的命保住了,却没保住孩子。

秀妍承受不住打击,安华劝慰她以后还能生很多很多的孩子。传宗抽大烟被梦瑶发现,梦瑶大发脾气,传宗也被惹火了,脱口而出梦瑶不过是薛家花一千块买回来的女人,凭什么管他?梦瑶气急,梁超看到了前来安慰梦瑶,让梦瑶感到了温暖。振嘉发现了琦真藏的私房钱,偷出去又赌输了个精光。琦真要生了,却发现找不到她攒下来找产婆的钱,才知道振嘉的作为,她又痛又气,急得振嘉还是去找了产婆。产婆没钱不肯去节省,振嘉情急之下奔去薛家,向安华求助,但被安华拒绝。振嘉的呼喊惊动了薛家上下,薛母决定还是不理他。

安华告诉秀妍是振嘉来找她,秀妍感动于安华以她为重,还是拿钱让安华去救琦真。琦真顺利生下一个儿子,振嘉给孩子取名喜儿。安华知道琦真的生命里没有他了,秀妍送伞给安华,俩人雨中互诉衷情。振嘉不让琦真出来工作,代替她来卖豆腐,结果一股脑的都给大家免费吃完了,卖完了豆腐,却一分钱也没赚到。


三凤求凰第14集剧情介绍

梦瑶向传宗灌输薛家的一切都应该属于他一个人的,何必要听命于一个入赘的外人的思想。梦瑶和传宗带着大包小包回娘家,所有准备都没有向薛母报备,让薛母大叹传宗有了老婆忘了娘,秀妍安慰。梦瑶背着传宗,偷偷带了很多东西回家,要父亲好好收起来,将来可以安享晚年,孙账房非常欣慰。梦瑶询问云山的状况,孙账房告诫她不要费心思了。

云山向梦瑶介绍自己的妻子淑娴,梦瑶又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。孙账房又碰上冯豹,几番对话下来,又被冯豹拉进赌场大赌,不仅输光了梦瑶给的钱,还欠下一大笔债。孙账房把传宗叫来,传宗看在他是梦瑶父亲的面子上答应帮他还钱,孙账房知道自己有了个金龟婿当靠山。云山给梦瑶送来桂花糕,让她带回薛家,梦瑶又将话题讲到淑娴和琦真身上,令云山很尴尬。传宗回来看到桂花糕,借口要快送回去为由要梦瑶打包行李回家,梦瑶不肯走,孙账房也不让梦瑶任性。传宗去账房支领现金,却因为新规矩受阻,传宗为了拿到钱,偷了家里的账款,在薛母的逼问下吐露实情。薛母认定传宗是受了梦瑶的指使还护着梦瑶,薛母警告梦瑶不要兴风作浪,不然随时可以休了她,梦瑶一怒之下说出传宗无法生育的实情,薛母倍受打击。振嘉为了照顾琦真,开始努力工作,琦真带着振嘉回刘母的坟上祭拜。

三凤求凰第15集剧情介绍

安华没到油坊上班,秀妍询问安华下落,传宗答不知道,秀妍痛心传宗变得不知分寸,呵斥传宗,传宗知道自己错了。秀妍自问孙账房之所以会染上赌瘾,还是和薛母有关,所以同意拿钱出来替孙账房还上,并告诫传宗要同心协力把薛家守住。秀妍在湖边找到安华,安慰劝解他,终于让安华放下心防,知道自己的责任,不能再放纵。

油坊等着安华开工,传宗却认为没有安华照样能工作,坚持要大家开工。薛母意识到薛家油坊是缺不了安华的好手艺,但传宗和安华两个人,如果不能和平相处,那这个家迟早会要闹分家的。于是她召集全家宣布,安华也有权利继承薛家的事业。梦瑶回家告知孙账房这次还账那笔钱的来历,要他发誓以后一定戒赌。传宗发现梦瑶在为他炖补品,不由的心生感激。晚上,传宗遇到梁超,和他一起喝酒,烂醉回来的传宗哪里还有神智喝下药,让梦瑶又急又气。梦瑶把云山约出来诉苦,并借机对云山又搂又抱,虽然被云山拒绝,却被淑娴看到了…淑娴找云山摊牌,云山向她保证自己和别的女人没有关系,淑娴相信了,对梦瑶起疑。淑娴找到薛母,告诉她梦瑶心里爱着云山,薛母当着淑娴力挺儿媳的清白,背后却要梦瑶在祖宗牌位前罚跪,梦瑶不服气,一直回嘴,薛母大怒打她,梦瑶将薛母推开,薛母竟被推向了柱子,一头撞了上去……

三凤求凰第16集剧情介绍

薛母身亡,一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中,秀妍对事情心生疑惑,梦瑶尽力撇清。老太爷来宣读了薛母的遗嘱,要秀妍和安华打理家业,梦瑶不服,一定要让传宗继承,逼安华交出大权。六年过去了,秀妍一直无法生孩子,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,她总是提起要为安华纳妾之事。

梦瑶认定秀妍要生孩子是为争夺产业,要传宗跟秀妍提出分家。安华不反对分家,只是要求传宗好梦瑶将这些年来预支未补的现金交回,秀妍则仍是坚持要梦瑶先怀孕。梦瑶和传宗因为怀孕生子的事争吵起来,传宗慌乱中逃跑,让梁超绊住梦瑶,梦瑶对梁超大打出手,梁超对梦瑶产生了别样的情愫。喜儿也长大了,振嘉还是好吃懒做,喜儿也学得油腔滑调,虽然还是过着很清贫的生活,但一家人也还算和乐融融。

云山将自家的地租给了振嘉,还时不时送钱给他们。秀妍和琦真在路上再次相遇,琦真邀请秀妍到家里坐坐,介绍了喜儿给秀妍认识,她们聊了之后才知道秀妍没能保住她的孩子,琦真不能一个劲的安慰。秀妍要留些钱给喜儿,被琦真婉拒,喜儿不解。振嘉拿着云山给的钱到街上买东西,却被认为是小偷给抓起来了!

三凤求凰第17集剧情介绍

大家不相信痞子富振嘉会自己买衣服,都认为他的衣服是偷来的,拉扯中把衣服弄破了。喜儿责怪振嘉买来的衣服是破的,琦真答应帮他洗洗补补,又像新的一样,喜儿破涕为笑。秀妍看得出安华仍放不下他的过去,苦苦思索她该怎么办。

梦瑶抱着布料和琦真撞到,梦瑶责怪布料被豆腐脑弄脏了,又借机出言讥讽,耻笑侮辱琦真和喜儿。喜儿不能忍受妈妈被人欺负,冲上前去打梦瑶,被琦真拉住。听说街上来了一位名医,秀妍又想去试试看,安华劝她别太勉强自己。喜儿和振嘉在路上看到有人在卖灵芝,喜儿才知道这个东西那么值钱,喜儿在扑蝴蝶,意外的发现了一株草特别像灵芝,便爬上去摘,结果摔下来摔成重伤。为了给孩子治病,振嘉又找到云山,淑娴被逼急了,说这就是最后一次,然后给了他们100元治病。

秀妍来看喜儿,向医生承诺,所有的医药费由她一个人承担。安华利用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告诉秀妍,她比他们的孩子重要,秀妍就越是不安,决心一定要想个办法,不能让安华因为她而抱憾终身。喜儿的命保住了,但仍昏迷不醒。


三凤求凰第18集剧情介绍

振嘉为了筹钱,又打起了走歪门邪道的主意,带着一百块钱又进了赌场,希望能赚大钱给喜儿治病,结果又全部输光了,把琦真记得要气死.

振嘉死要面子,把所有的责任都往琦真身上推,琦真伤心欲绝,赶振嘉走。冯豹看到哭丧着脸的真假,知道他因为儿子的病需要一大笔钱,便提出要他一起做走私烟土的买卖赚大钱。振嘉临走前去病房想和喜儿告别,听到了琦真的独白,深受鼓舞,鼓励了喜儿后留下了钱便离开了。琦真看到喜儿手中的钱,猜到是振嘉来过,赶回家正遇上要离开的振嘉,她要把钱还给振嘉,拒绝用来历不明的钱,振嘉懒得和琦真吵,便借口自己不要他们了,所以要走,还写下了一封休书,要琦真画押。振嘉知道自己再做什么,告诉自己只有这样做,将来才不会后悔。振嘉前去杜家找云山,向云山承认错误,把琦真和喜儿托付给他照顾,可云山不愿意他又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,于是拒绝,振嘉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,只好说琦真和喜儿是他的累赘,所以他要离开。

淑娴到医院找到琦真,向她诉苦,要琦真好好检讨自己和云山的关系,不要再造成她的困扰。琦真坚持自己和云山是清白的,但淑娴仍逼她说不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,还承诺会负责孩子的医药费,希望彻底断了云山的念头。琦真同意不再和云山联络,却拒绝了她的金钱资助。


三凤求凰第19集剧情介绍

喜儿还没有醒来,医生建议再动一次手术,或许还有希望。琦真同意动手术,可手术费又是一大笔钱。秀妍要救喜儿,去账房预支,可不想安华订立了新规矩,需要征得安华同意。但安华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,程叔给秀妍出主意,要她打了一张借条,梦瑶认为他私相授受,挪用公款,两人争执之际,安华回来了,向程叔确认此事。琦真实在撑不下去,想带着喜儿自杀,却被赶过来的秀妍救了上来。秀妍找安华商量,希望接琦真回来住,安华觉得救人也有个限度,否定了她的提议。但秀妍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。

梦瑶和传宗因为秀妍挪用公款的事争吵起来,梦瑶认定传宗是因为胆小怕事,所以都拿不到大权,让她很是伤心。琦真在医院卖豆腐脑补贴家用,喜儿病情恶化,琦真求医生安排手术,表示一定尽快筹到钱。她找到薛家,希望见秀妍,程叔为了抱回秀妍,拒绝了她的求见。琦真万般无奈,只能去找喜婆,希望能够卖身救儿子。喜婆得知秀妍无法生养,立即向她建议帮丈夫纳妾。秀妍暗自认可。

她回家向安华提出纳妾的请求,安华大惊,不愿意在他们之中再夹一个女人,破坏他们的婚姻,但秀妍面对自己的压力,只能想到这个解决方法,但安华还是坚决不肯。秀妍付了钱给喜婆方知自己相中的妾就是琦真,医院收到钱,马上进行了手术,喜儿也终于被救了回来。


三凤求凰第20集剧情介绍

秀妍亲自迎琦真进门,催促安华与新娘子拜堂,安华不愿意沦为传宗接代的工具,秀妍苦求他为了薛家、赵家和薛母的遗愿,并把他赶出了自己房间。

梦瑶认为秀妍纳妾是因为安华和秀妍为了得到薛家的一切,指使传宗向安华发难,安华解释说是因为自己身不由己,梦瑶不信,被秀妍喝止,说如果怕大权旁落,赶紧生个孩子才是。

安华只好进到新房,自言自语说些不情愿的话,琦真听到声音一惊,头盖一掀更是确认了自己嫁的是赵安华!琦真崩溃了,她认为这是赵安华对她的羞辱,把之前和秀妍的偶遇都理解为他们布下的局。琦真和安华在路上撞见了富振嘉,振嘉拉起琦真要带她回家,却被安华制止,俩人在路上又争吵起来,让琦真再度情绪失控。秀妍这才知道一直以来两个人互诉的对象是同一个人,她希望和琦真平心静气的聊一聊,劝琦真跟她回家。秀妍暗下决定,一定不能让别人抢走安华。传宗劝说秀妍让琦真走,梦瑶也添油加醋的说出当年云山和琦真的往事,提醒她要当心。秀妍犹豫是否要让琦真走,最终她决定要向前看,让过去的过去,三个人好好的过日子。梦瑶为了让传宗尽快好起来,准备了各种药,可传宗一点也不着急,还呼呼睡去,让梦瑶很生气。正当她在走廊上生气时,梁超一把抓住了她,表示少爷不能做的事,他愿意做!

三凤求凰第21集剧情介绍

喜儿呼喊着要妈妈,振嘉告诉喜儿妈妈去给别人当老婆了,喜儿不信,琦真来找喜儿,要接他走,被喜儿误会是要带他和振嘉一块,于是很高兴,弄得振嘉很是尴尬,在振嘉的半威胁半恐吓下,喜儿最终决定还是留在爸爸身边,不跟琦真走,让琦真很是伤心。

琦真伤心回到薛家,向安华秀妍祈求让她走,秀妍体谅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,向她承诺,只要琦真为薛家生下一个孩子,她就放琦真走。梦瑶又趁机对琦真冷嘲热讽,说她只是个生孩子的机器,被安华听见喝止,琦真心碎。云山去看望喜儿,振嘉怪罪云山,说是因为云山没有照顾好他们,所以琦真才会去当妾。

云山惊讶于琦真的作为,同时也提醒振嘉,是因为振嘉,琦真才会落到如此田地。云山向梦瑶求证琦真是否真的成了安华的妾,梦瑶提醒他不要自取其辱。琦真给安华送药,安华想借机说出当年误会的真相,云山来了。云山指责安华没有信守承诺,安华又想解释,却被琦真打断说不想听。云山问琦真为何扔下喜儿,琦真只能解释说要自己解决此事。淑娴知道梦瑶中意云山,心中提高了对梦瑶的警惕,哪知梦瑶却告诉她薛家新纳的小妾是云山的逃婚妻子!云山还登门关切!淑娴跟云山摊牌,提醒他要把心留在家里。梦瑶把梁超打理推荐给传宗,要他派梁超做自己的眼线,传宗同意了,向秀妍提出升迁梁超。

三凤求凰第22集剧情介绍

振嘉带喜儿到薛家,借口给琦真送衣服想见琦真,被安华拒绝。琦真听到喜儿的呼喊,在家中不断的寻找。安华给了振嘉和喜儿一笔钱,振嘉带着喜儿进赌场又全给输光了。

秀妍将玉佩还给安华,问安华是不是还在乎琦真,爱着琦真?安华还没有回答秀妍便制止了他,要他好好待琦真。安华决心和琦真说明白,琦真不愿意听安华说话,频频打断他。俩人在争论中,安华终于抢先说出了当年事实的真相,他是为了可以帮她赎身的一千块才入赘薛家,琦真震惊之下不愿相信,可又不得不相信,俩人冰释前嫌,相拥在一起。

秀妍让下人送京城糕点给琦真,被梦瑶撞见又开始吃味,看到琦真把糕点留下来要带给喜儿吃,梦瑶心怀鬼胎去秀妍面前挑拨离间,秀妍坚持琦真是好人,梦瑶却扯出富振嘉是个痞子的事,提醒秀妍一定要当心。振嘉为了填饱喜儿的肚子,带着喜儿去山上抓野鸡。梦瑶的话多少还是影响了秀妍,她去找琦真聊天,琦真提出想回家看看喜儿,想到梦瑶的提醒,秀妍婉拒了琦真的要求,并要她把整个心思放回薛家。安华恰好回来听到她们的对话,提出可以由自己陪琦真回家看喜儿。振嘉带喜儿回家,看到琦真和安华在家中等候,便把喜儿支开,坚决不肯琦真和喜儿碰面。程叔要教传宗管账,传宗却总是心不在焉,梦瑶还跑进来帮腔,被秀妍听见,要求梦瑶向程叔道歉。


三凤求凰第23集剧情介绍

梁超仗势有秀妍撑腰对其他工人吹胡子瞪眼,工人们却不愿被他指使。受了工人脸色的梁超跑去找梦瑶,希望能正大光明的和梦瑶在一起,带梦瑶远走高飞。

梦瑶不肯就此离开,要梁超想办法偷学到安华御制香油的秘方,然后拿到薛家的经营大权。梁超离开梦瑶房间时,不巧正被琦真撞见,梦瑶为了掩盖真相,出言讥讽。安华给琦真买了布料做礼物,从未收过安华礼物的秀妍南面吃味,这时琦真竟然晕倒了,安华着急赶到,梦瑶又挑拨离间,说姐夫从未这样为秀妍着急过。秀妍过来照顾琦真,琦真感激秀妍的恩情,秀妍感觉到自己和安华的婚姻正因为琦真,有极大的威胁,所以她向琦真提出,既然她如此想念喜儿,何不离开薛家。

琦真知道自己是来偿还秀妍的恩情,如今这样的要求,也让念子心切的她十分高兴,同意了。清晨,琦真收拾了行囊想偷偷离开薛家,却被偷情回来的梦瑶撞见,梦瑶认为琦真要携款潜逃,把大家都呼喊了出来,安华这才知道琦真要走。安华以为是梦瑶逼走琦真,秀妍站出来承认是自己让她走的。琦真护着秀妍,说自己是因为想念喜儿才要离开,安华提出将喜儿接过来薛家。琦真坚持要走,拉扯中竟然晕倒了,大夫检查过后方得知,琦真怀孕了!梦瑶不由的紧张起来,梁超嫌琦真碍事,提出要找机会解决掉她,梦瑶意识到梁超如此心狠,心中暗自提防起他来。


三凤求凰第24集剧情介绍

安华要去温州开分店,和秀妍、琦真依依惜别,梦瑶又借着让琦真保胎的话题重提旧事,挑拨离间,说琦真的血脉不是薛家的子孙,不会受到薛家的保佑。

振嘉知道家里已经不适宜喜儿的肚子,他做了一个决定,把家里祖传的几张画像都典当了变现给喜儿买吃的,然后把喜儿送去了杜家,把他托付给云山,希望他能收留喜儿,让喜儿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正人君子,云山只得和淑娴商量。

淑娴不同意收留喜儿,但是云山心意已定,坚持要收留,俩人正在争执中,喜儿跑来告诉云山,爸爸不见了!原来振嘉已经将喜儿留在杜家,自己走了。喜儿追出去找振嘉,振嘉放出狠话要喜儿不要再跟着自己,说自己不喜欢喜儿,喜儿不相信振嘉所言,还是坚持要和振嘉在一起,振嘉为了让喜儿成才,还是死命把喜儿留在杜家。经过杜家几个月的教育,喜儿还是没有太大的长进,淑娴还常以喜儿和娃儿之间的问题为由指责云山忽略了自己和娃儿,常常引起俩人的争吵。琦真挂念喜儿,让秀妍陪着自己回到旧宅去看望他,哪知人去楼空,询问房东大娘才知原来他们父子俩已经消失了半年。那边,杜家也找不见喜儿,云山因为此事有和淑娴争执起来,淑娴心里很是失落。云山在富家破屋找到了喜儿,劝说喜儿不要辜负爸爸的心意,一定要成为有用的人。


三凤求凰第25集剧情介绍

安华回来了,琦真担心地告诉他振嘉带着喜儿离开了青桐,安华许诺会派人寻找。淑娴前来找琦真,被秀妍阻止。

淑娴告诉秀妍,喜儿在杜家,希望薛家把喜儿接回来。秀妍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,以琦真快生了为由拒绝了淑娴,并给了她两百块钱,希望他们先照顾好喜儿。秀妍指责安华只顾到琦真,而没有顾及她的感受,安华认识到自己的过错,承诺等孩子出生了,一定会弥补秀妍。传宗喝醉了回家,向琦真说出了很多心里话,琦真一一向他解释,传宗仍然认为安华是为了薛家的财产,也说不清自己对琦真的感情。琦真送传宗回房,意外撞见了梦瑶和梁超的暧昧关系,想到事情如果传出去,梦瑶有可能因此丧命,琦真十分担心。听说安华在温州准备的新店还没有人手打理,琦真便借机推荐梁超过去工作。

梦瑶知道自己的事被琦真撞见,便先下手为强,找秀妍谈天,借机将苗头指向琦真,说琦真一直都在监视自己。梦瑶借送补品给琦真的机会向她挑明了自己喝梁超的事,琦真说自己已经建议安华把梁超调往温州,梦瑶坚持要琦真喝下自己炖的补品,琦真不肯喝,不小心摔倒导致大流血! 琦真早产生下个男孩,梦瑶更是担心自己在薛家的地位,和梁超商计之后宣称自己也怀孕了!原本只是买通了大夫,可薛家一下请来了两名大夫,都诊断梦瑶怀孕了,原来梦瑶真的怀上了!

三凤求凰第26集剧情介绍

云山教喜儿念三字经,每每念道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时,喜儿就背不下去了,因为喜儿想到了他爹。淑娴告诉喜儿因为妈妈又生了个孩子,所以不能照顾他,云山向喜儿保证,妈妈一定会来找他的。淑娴不满,希望云山能把全部的心思花在娃儿和她身上。

梁超夜会梦瑶,着急着想要梦瑶尽快离开薛传宗,梦瑶则坚持要得到薛家的一切后再走。琦真决定放下宝儿,离开薛家,亲自准备了一封休书给秀妍,让她不要为难。安华看到琦真拿着行李要走,便求她不要离开,让他好好照顾她一辈子,琦真以喜儿需要母亲为由依然要走,安华就拿出宝儿来继续央求她。这是宝儿突患重病,琦真不得不继续留下来。安华以为是秀妍要琦真走,前去指责秀妍,对于安华的责难,秀妍很是伤心。

梦瑶借机来挑拨是非,说安华现在有了琦真母子俩,将来一定会把她踢开,秀妍坚持琦真不是那样的人。娃儿和喜儿起了争执,俩人扭打起来,娃儿受了小伤,淑娴指责喜儿,喜儿顶嘴,淑娴一怒之下给了喜儿一巴掌。琦真向安华澄清不是秀妍要赶她走而是她自己提出要离开,安华知道自己误会了秀妍,前去跟秀妍道歉,秀妍只是伤心于安华的不信任,安华承诺将来会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心意。喜儿哭着跑去薛家找琦真,安华希望能让喜儿留下来,秀妍应允,梦瑶气极。


三凤求凰第27集剧情介绍

梦瑶认为是喜儿偷了钱,要搜他的身,喜儿不肯,梦瑶出言讥讽,琦真自己摸喜儿,却真的找到了一块钱,梦瑶认为人赃聚会,说话更为难听,不给喜儿解释的机会,喜儿一着急上前就打梦瑶,琦真气急,给了喜儿一巴掌,喜儿哭道:为何你们都冤枉我。

安华闻声过来,大家方知那一块钱安华给喜儿的。梦瑶仍认为是安华在包庇喜儿,却在自己房内找到了那一块钱。传宗想把梁超调回来,梦瑶大惊,坚决不同意。梁超偷偷溜回来找梦瑶,梦瑶坚持要他忍一忍,等到拿到经营权再说。

梁超却觉得梦瑶是对传宗动了真情,为了得到梦瑶和孩子,又想出一个狠计。振嘉去杜家找喜儿,才知道喜儿回到了琦真身边。振嘉到薛家想要把喜儿和琦真带走,却被安华制止,安华给振嘉一笔钱要他去医治手,振嘉却认为这是瞧不起他,愤怒离开。众人到薛家油坊闹事,说因为吃了薛家的御用香油后上吐下泻,要薛家负责。秀妍纳闷怎么会出了这样的问题,梦瑶借机又把责任推到安华纳妾无心工作上,要安华把经营大权交出来,安华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琦真提醒他是否得罪了什么人,俩人都想起和振嘉的那次争执,安华找到振嘉求证,对于他们的怀疑振嘉很是生气。薛家知道安华去找振嘉,自然所有人都把怀疑指向了振嘉,梦瑶更是笃定是因为振嘉要不回喜儿和琦真就做出下药之事,让喜儿很受伤害。喜儿跑回家向振嘉哭诉,振嘉为了给喜儿好一点的生活,鼓励喜儿回到薛家。


三凤求凰第28集剧情介绍

秀妍与传宗谈心,要传宗努力肩负起家庭的重担。安华正式将薛家的经营权交给传宗。梦瑶向工人们宣布安华引咎请辞,引起油坊一阵骚动,她趁机辞掉了一些工人,把孙账房找来的人请进来工作。

一群吃坏了肚子的受害者家属到薛家油坊闹事,梦瑶把责任都推到安华身上。受害者家属闹到警局,局长压力倍增,只能要求安华暂时待在警局,直到抓到真凶为止,以平众怒。秀妍要从账房支钱救安华,孙账房却推脱没钱,秀妍生疑,要求查账,孙账房不从,说要问过传宗和梦瑶。梦瑶以公私要分明为由婉拒秀妍提钱一事,传宗也为秀妍求情,梦瑶坚称办不到。秀妍和琦真为了筹钱,只得把自己的首饰都拿出来准备典当,传宗也偷偷拿来一些私房钱。

传宗把梁超从温州分店调了回来帮忙打理,他的自作主张让梦瑶气坏了,梁超告诉梦瑶下药是他干的,让梦瑶感到恐怖,他们的谈话被孙账房撞见,开始疑心他们的关系,梦瑶只得向孙账房承认。梁超把最后一笔酬金交给冯豹,恰好被路过的富振嘉撞见,振嘉判断是冯豹向薛家下药,想拉他上警局说个清楚,却被冯豹打晕在地。振嘉去警局报案,却不想警局在他家搜出了御用香油和泻药,将他逮捕。安华得以回家,却怀疑了警局说犯人是富振嘉的说法,琦真也断定振嘉是被陷害的。喜儿追去牢房见振嘉,振嘉却被送去了省城受审,梁超越来越露出他的狼子野心,梦瑶只好向孙账房求救。


三凤求凰第29集剧情介绍

孙账房约梁超喝酒,声称同意他和梦瑶在一起,却被梁超识破他在酒里下毒,孙账房要梁超离开梦瑶,梁超却坚持他爱梦瑶,要梦瑶,也要梦瑶肚子里的孩子。

梁超迁怒于梦瑶,冲进梦瑶房内与其争吵,被传宗撞见。在传宗的逼问下,梁超告诉传宗,梦瑶怀的孩子是自己的,并说出是他们俩在香油里下药,传宗震惊。薛家请来了族长老太爷来主持大局。梦瑶在老太爷的追问下死活不认错,坚持是薛家欺人太甚在先,还把责任推到秀妍身上,老太爷大怒,要将她执行族规。琦真劝说传宗得饶人处且饶人,希望他不要抱憾终身,随后琦真又找到梦瑶,一番谈心过后,梦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梁超找到冯豹,希望他帮忙救出梦瑶,可冯豹嫌钱少不肯帮他。传宗终是心疼梦瑶受苦,将梦瑶救出,并给了她一笔钱让她走,梦瑶终于认识到传宗对她的好。传宗替梦瑶向老太爷求情,请各位长辈放过梦瑶,秀妍也同意息事宁人。梦瑶和梁超在路上相遇,梁超要替她讨回公道,梦瑶认识到是自己的错,劝说梁超改过自新,梁超坚持不改。冯豹投案自首,承认自己是受梁超指使在油坊下药,振嘉被放出来,秀妍代表薛家向振嘉道歉。喜儿和琦真接出振嘉,三人一起回家做饭,喜儿要振嘉想办法留住琦真。宝儿被梁超抱走,要求薛家以一百两黄金赎人。


三凤求凰第30集剧情介绍

梁超和梦瑶因为绑架来的孩子起了冲突,梦瑶希望息事宁人,而梁超却一定要向薛家“讨回公道”。喜儿让琦真和振嘉好好聊聊,琦真说要离开薛家,振嘉提出既然如此,就带着喜儿回来他身边,琦真犹豫。喜儿琦真和振嘉告别,程叔跑来告诉他们宝儿被梁超给带走了!安华为了救宝儿,凑了一百两黄金,振嘉则负责到外面打听梁超的下落。

梁超和梦瑶带着孩子躲在废墟,为了制止孩子哭,梁超一直恐吓他,梦瑶知道梁超已经没有人性,作势像动了胎气的样子,要自己去看大夫。梦瑶走到薛家门口又犹豫了,恰好云山前来,梦瑶向云山求助,要他通知薛家宝儿在哪里。薛家几人讨论了半天,最后决定报警,可当警察赶到废墟,却不见宝儿的踪影,梁超将宝儿和梦瑶挟持到一座民宅,梦瑶如何苦劝都改变不了梁超的心意。振嘉集合起乡亲询问有谁知道梁超的下落。

梁超指定要琦真一个人带着钱去赎人,振嘉暗暗跟踪保护,跟丢了琦真,却意外发现了民宅里被绑起来的梦瑶。为保护梁超,梦瑶趁振嘉不备,敲昏了他。梦瑶找到了梁超,央求他放掉孩子,跟她过平淡的日子。梁超已经鬼迷了心窍,哪里听得进去。振嘉也赶到了,三人争执中,梦瑶掉下了山崖,振嘉趁机就走了宝儿,正欲还给薛家时,梁超又出现了,一场夺孩大战开始!混乱中,梁超刺中了振嘉,又将向孩子下手时,警察的枪声结束了一切……

相关报道: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。

本类最热

手机网站制作 | 手机网站建设 | 微信商城 | 微商城 | 手机建站 | 性价比最高的手机 | 关晓彤 | 温州APP开发 | 杭州APP开发 | 手机APP软件开发

浙ICP备07028869号

Copyright (C) 2008-2014 www.7kxs.com 4G手机网 版权所有